NBA

杭州杀害两女童案凶手记恨母亲没娶老婆成心

2019-07-12 21:31:5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杭州杀害两女童案凶手:记恨母亲 没娶老婆成心病

7月20日11:23,余杭警方接到报警,报警人称其妻妹郑某的两个女儿,在余杭区勾仁大道东山村路段路边的废品收购点棚租房内遇害。

今年6月22日晚,郑某的两个女儿小娟(8周岁,因被过继给郑某的二姐,身份证上年龄有改动,此前被误作11岁)、小丽(4周岁)来杭过暑假。平时,两人就在废品收购点的工棚里玩耍、看电视。

前天清晨5点左右,郑某和姐姐、姐夫臧某外出收购废品。临出门前,郑还委托臧某的哥哥臧纪超帮忙照看两个孩子。

中午11点多,三人回到工棚,发现小娟、小丽浑身是血,已经没有呼吸,而臧纪超不见踪影……

接到报警后,杭州市、余杭区两级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专案组,通过现场勘查,调阅案发现场周边监控,排查走访附近群众,警方初步确定臧纪超(男,54岁,安徽籍)有重大作案嫌疑。当晚10点,警方通过微博、发布悬赏通告,协查犯罪嫌疑人。

视频组民警查阅周边监控发现,案发后,犯罪嫌疑人臧纪超相继徒步出现在良渚运河村王家桥、南庄兜村金恒德汽配城、勾运路小洋坝一带。种种迹象表明,嫌疑人还在余杭良渚街道区域。

案发18小时后被捕时,他第一句话是:你们真厉害

根据侦查情况,余杭警方立即调集400多名警力在良渚、仁和区域实施外围封控,并抽调大批警力分成多个巡逻小组,通宵开展地毯式搜寻。

昨天早晨5:20,距案发时隔18小时,良渚派出所巡逻警力在良渚街道莫干山路勾运路口巡逻盘查时,发现一男子手拎着红色编织袋,正沿莫干山路往杭州市区方向行走,体貌特征与嫌疑人臧纪超非常相似,便上前截停盘查。

民警还没开口,臧纪超就说:“你们真厉害。”

巡逻警力迅速将其控制,他神情镇定,没有反抗。

据警方透露,案发当日早晨,臧某夫妇及郑某刚刚出门,臧纪超就拿起菜刀,将熟睡中的小娟、小丽相继杀害,作案时间约半小时。

据臧纪超交代,逃离现场后,他沿勾仁大道向南行走,看到设卡盘查警力众多,便四处躲藏。7月20日晚,他就藏在勾庄的一处树丛中,身上只有五六十元现金,拎着的编织袋里都是沿路拾得的塑料瓶。

目前,臧纪超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被余杭警方依法刑拘。

两女孩生母:

晚上我一闭眼就是孩子,喊着叫我妈妈

昨天早上6点多,东山村民几乎还没起床。

两辆面包车在拉着警戒线的案发棚租房旁停下,车上下来十多个人,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也有满头白发的老人。

人群中有个穿黑色衣服的女子,三十多岁,手里一沓祭奠用的纸钱。有人递上打火机,燃着的纸钱化成灰烬,随风散在空中。跪在最前面的也哭得最惨的女子,是被害女孩小娟和小丽的妈妈郑某。

小娟和小丽同母异父,小娟是郑女士跟一个四川男人所生,离异后,她又和一个安徽男人生了小丽。

郑某跪地,仰天恸哭——“臧老大啊,我们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啊,那怕是砍断一只手,一条腿,人给我留个活口也好……晚上我不敢睡觉啊,一闭眼就是孩子,喊着叫我妈妈!”

路人不忍再听,想扶起她,但她坚持自己说,想在地上多呆会,陪陪两个女儿。

小娟和小丽73岁的姥爷,满头白发,坐了近10个小时的汽车赶来,他万万没有想到,两个外孙女走在了他前面。

上午10点多,天更热了。姥爷年事已高,被扶到仁和镇上暂住的宾馆,郑某和她的二姐,也就是小娟的“妈妈”,因伤心过度,几次呕吐……

弟弟:没娶到老婆是大哥一大心病

要了解嫌犯臧纪超的为人,弟弟臧寨超是个关键人物。自大哥成了嫌疑人后,已戒烟十几年的臧寨超,一个晚上猛抽了三包烟。

臧寨超即棚租房的主人,和臧纪超是同母异父兄弟。臧寨超还有一个亲姐姐,也就是臧纪超的二妹。

据臧寨超说,大哥的亲生父亲是河南人,后来母亲改嫁到安徽涡阳,嫁给了臧寨超的父亲。在他记忆中,大哥臧纪超心里恨母亲,对安徽的继父也很冷淡,从来没叫过他爸爸。

33年前母亲去世,此时臧纪超才26岁,曾去河南找过生父,得知生父已去世后,他这些年去过广州、北京、余姚、乐清、宁波等地,靠捡垃圾和回收废品为生,此后从未回过安徽,在那里只花过4500块买下一间小瓦房,但从未回去住过。“他说等他老了,再住到那里。”

臧寨超说。大哥这些年有个心病,就是没有娶到老婆,曾经带过两个女人回家,但都没有领过证。

一个是在他30岁前,花了8000块钱“买”过一个越南女子做媳妇,后来又转“卖”给别人,被警察抓到,差点坐牢。

还有一次是十几年前,他从外地带回一个女子,在安徽涡阳住了半年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女子再也没有回来。

此后臧纪超单身至今。两兄弟还为此争吵过。“那个时候,我已经结婚了,也有了孩子,我说他不争气,真没用,连个婚都结不成。”昨天回想起这些,臧寨超也承认,自己脾气比较大。

四年前,辗转多地的臧纪超,来杭州投奔二妹,他也曾亲口对弟弟说过,自己跟二妹比较亲。

“各种事情加一起,可能真的刺激到他了”

经警方审讯,臧纪超精神正常,但性格孤僻、内向。他与弟弟一家及郑某同住近两年,郑某每天有150至200块不等的报酬,而他除了吃住,没有任何工钱。为这件事,他跟弟弟一家闹过多次,相处很不愉快。

对此,臧寨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是这么说的——

我二姐一直在杭州做废品回收生意,住在勾运路附近,大哥是从乐清来杭州的,后来我也来杭州了,跟着二姐一起合伙做,老实说,亲戚合伙做生意,经常为了小事吵架,我还跟二姐夫打过架。

每次跟二姐吵架,大哥就帮她,我心里当然不高兴了。还有一点,大哥出来这么多年,我从来没见到过他一分钱,我心里也要想啊,以后家里老人走了以后,大哥又没儿没女的,肯定是靠我养的,没有钱怎么办?他又不是没赚到钱,钱那里去了呢?我想大哥肯定给了二姐,他还是不相信我啊。

我们为这事也经常吵架,但我发誓,我们没动过手。

后来我就不跟二姐一起做生意了,我带着儿子来到东山村单独做回收木材,大哥还是跟着二姐。

要不是因为自己去年5月份要考驾照,我怎么会找大哥来帮忙呢?但我人手不够啊,儿子给他大伯打的,大哥也来了,但第一句话就说得很难听,说什么要不是我儿子打,死也不会来,我听着心里也不舒服。

但毕竟不是大事,对不对?兄弟之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,但二姐不一样了,我跟她关系确实不太好,我里到现在都没她的联系方式,两年没联系了,直到大哥出事后,我在派出所做笔录见到过二姐,但没说话。

我跟大哥相处也确实不太好,他来我这边帮忙,刚开始有时候还给他点钱,比如一天给个100块,但给得少,现在基本不给了,小姨子帮忙我是要给钱的,一天150块,生意好的时候,给个200块。

但我有我的想法啊,大哥毕竟50多岁了吧,又没孩子,以后还得靠我这个弟弟给他养老啊!我本来还想,做完今年就不让他做了,在老家给他盖个小平房,一个月给个四五百元钱生活费不就好了,人这么大年纪了,还折腾啥呢。

另外就是他确实不会做生意,平时我也只是叫他收拾收拾回收来的木材,但有时候人家来买木材,他又非要自己去卖,卖嘛又卖不好,我就有点不高兴了,我就说,以后我在家,你就靠边站。

这种话好像是有点重,但我是无心的嘛,都是兄弟之间的事。

加上去年我又给儿子买了一辆奥迪车,反正各种事情加在一起吧,可能真的刺激到他了。说一千道一万,总归是我跟他之间的事,跟两个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?有什么事冲我来好了,孩子是无辜的啊!

4周岁小女孩说:

长大了我不给大爷买东西吃

据办案民警说,臧纪超因与弟弟夫妇、郑某日常相处一直不睦,怀恨在心,尤其是他认为两个女孩也在骂他,更感到不能容忍。

对此,我们也做了了解。

小娟和小丽平时都管臧纪超叫“大爷”。其中自从小娟过继给小姨(即郑某的二姐)后,今年还是第一次见到“大爷”。

“我大女儿懂事,乖巧,小女儿古灵精怪呢。”郑某说,“有时候我们干完活回来,臧老大和姐夫(臧寨超)都买零食给她们吃,她们可高兴了,不过小女儿有时候话多,经常惹臧老大不开心。说什么大爷(指臧纪超)没结婚,没姨夫有钱,以后我长大了,不给你买东西吃,只给姨夫买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是谁教孩子说这些话的,臧老大听着当然不高兴了,但毕竟是小孩子啊,说过的话那能当真……”郑某说,自己也是给姐夫打工的,平时也就是干干活,大家都是亲戚,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的,从来没言语上得罪过臧老大。“我真的搞不明白,他怎么会杀我的孩子……”

出事前一天晚上,臧家人还在一起吃饭。据臧寨超说,当时他告诉大哥,以后这块地要被回收了,我们在这里干不了了,以后我不管你了,你还是回家吧,大哥也没说什么,吃完就回到屋里了。

前天早上5点多,臧寨超带着老婆和郑某到工地拉木材,临走前委托大哥,帮两个孩子烧点饭吃。直到6小时后,臧家人发现血腥一幕……

警察在现场找到一只沾满血迹的老式皮鞋,这只鞋,就是臧纪超的。(都市快报董吕平林琳)

原标题:杭州杀害两女童案凶手:记恨母亲没娶老婆成心病

稿源:中国

作者:

微购物商城
新闻软文推广
微信小程序开发公司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