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冠

补天道 二九七 黑影里,从天降

2019-10-12 23:29:2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补天道 二九七 黑影里,从天降

黑黢黢的屋子里,只有一人在,身穿黑衣,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孟帅大吃一惊,到退了一步,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。这寒意不仅仅是来自于这人突兀的存在,更来自于此人的存在方式。

黑暗中,依稀可以看出,那人既不是站在屋中,也不是坐在屋中,而是挂在屋中的。

那人就挂在屋角,一身黑色斗篷张开,铺在墙面,如一只大蝙蝠一般,凝立不动。

如此场景,太像恐怖片里的深山、古堡、吸血鬼,诡异的冲击力直击人心中最底层的恐惧神经。

孟帅胆子不小,第一下也是吓到了,但随即反应过来——这个世界没有吸血鬼,只有诡异的武功高手。

退到门口,他再仔细看时,已经看出那人的大概轮廓,是一个消瘦的人,面孔模模糊糊,沉浸在黑暗中看不清楚,但给他的感觉似乎僵硬苍白,不似正常人。

而且,孟帅从推门而入,到现人,到震惊后退,时间并不短,足够一个训练有素的高手做出一切反应。但这黑衣人始终不动,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。

难道……是个假人?

孟帅暗地摇头,不是的,真人假人不难分辨,假人没有这样的质感。

但他……为什么不动弹?

孟帅心中一动——难道他就是中山王?因为苏醒出门去了,他怕中山王乱动,找了个套子把他挂在墙上?

虽然觉得这个猜测太过荒谬,孟帅也忍不住上前几步,要看个清楚。

一步……两步……三步……

房间实在不大,孟帅几步已经到了那人下方。

接着一diǎndiǎn光线,孟帅已经看清了七八分。

先……这人绝不是田景玺。

黑暗之中,能看出那是一张消瘦狭长的面孔,双目紧闭,脸色青白,真的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吸血鬼。因为周身感觉不出活气,孟帅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。

在下面静静的站立许久,那人始终不动,孟帅心中一横,暗道:你不动,还挂的挺舒服,老子才不陪你虚耗。我先四处看看,你要是一直不动,我就当没你这个人。

当下,他转身要走。

就在他刚刚转过半个身子的时候,一股寒意从心底泛上,激灵灵打了个寒战。

骤然回头,就见房上那人的眼睛,已经睁开。

小天真蹦蹦跳跳的来到屋门前,伸手一推,推门而入。

院中一个人也没有。

她倒背着手,从前面的客厅开始,一间间的推门进去查看。她查看起来,翻天覆地,比孟帅要仔细的多。不但地板砖每一块都敲上一遍,就是屋dǐng

,要上去检查一遍。且翻箱倒柜,踩着椅子打开上面的高柜子,伸手进去摸,一摸二摸,实在摸不出东西来才下来。

这样搜过了花厅,暖阁,依旧一无所获,只剩下卧室。

小天真来到卧室门前,先不推门,绕到窗户边,用手指沾湿了窗户纸,戳出一个小洞,往里面看去。

看了一阵,她突然一笑,伸手推开窗户,出搁楞一声,整个人从窗户里挑了进去。

孟帅脸色有diǎn绿,一瞬间想到了无数电影里的经典桥段,无非是吸血鬼复活、木乃伊复活,僵尸复活,外星人恐龙复活……

纷至沓来的念头一闪而过,孟帅的身体先已经有所动作,双手合抱如抱月,脚下不丁不八,正是灵龟八卦变的起手式。

那人睁开了眼睛,整个面孔就不一样了。那是一双斜斜上调的丹凤三角眼,流光溢彩,如珠如宝。他的面孔本来青白的如地底寒冰,在这双眼睛的照耀下,反而如同凝脂白玉,温润白腻。

这一双眼睛睁开,所跨过的不只是死人与活人的界限,更是男人与女人的界限。

在黑斗篷中包裹的人,竟是一个女子。

孟帅绝不会因为上面的人是个女子就放松,就算是个女子,也是个如蝙蝠一样挂在墙上的诡异女子。

那女子睁开眼之后,先是维持着坚冰一样的神色,紧接着嘴角上挑,露出一丝微笑。

在孟帅看来,这微笑挺美丽,但更多的是奇诡。

奇诡的美丽,用什么来形容呢……妖冶……吧?

“哟,你好。”她先开口了。

这一声“哟”,声音柔柔的带着拐弯,仿佛有一个小勾子,在人心最痒痒处挠了一下,麻酥酥的甚是舒服。

可惜孟帅太紧张,不然还会更享受一diǎn。当下他更提了一口气,道:“你好。”

那女子笑道:“你来得不巧。我正在睡觉,你打扰我了。”

孟帅道:“抱歉,但是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在——你在上面睡觉不嫌难受么?”

那女子微笑道:“我这几十年来,都是这么睡的,越睡越是舒服,舒筋活络,血气充盈。你要不要上来和我一起睡?”

孟帅道:“抱歉,重力定理让我接受不了这个体位。”

那女子笑吟吟道:“小贼,你口花花,占姐姐我的便宜,那可是罪加一等。好吧,你不上来,我就下去。”説着身子一旋,从房上落下。

孟帅盯着她的身法,想从她的身法推测她的来路。就见她直直落下,身子轻盈如羽,但姿态动作也没什么出奇的。

如果説有什么出奇,那就是度——节奏有些不对。

一般的武林高手下落的时候,当然会比一般人慢很多,就像从高处扔下一张纸来,忽忽悠悠落地。但这个落下的过程中,度还是有所变换的。一般来説,刚跳下来的时候会快,下落的过程中,因为身法的控制会变得慢些,到了快落地的时候又会加快,毕竟落地之前要调整姿势,也有所影响。

但是那女子的度却是平稳如一,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度,连快落地的时候都没有变化。仿佛她不是跳下来的,而是被一根绳子吊着,放下来的。

孟帅不自觉的看向她头dǐng,想看看她是不是在“吊威亚”。

那女子看到孟帅目光的方向,惊讶之色一闪而逝,笑吟吟道:“你这小贼,好大的胆子,今日可犯在姐姐手里。”一转身,走到正座上坐下。

她这一转身子,孟帅倒是现了,她前面的衣裳是全黑,后面却不是。尤其是那件斗篷,背后有好大的花纹。黑底上排列着八个足球大的红色圆斑diǎn,殷红如血,排列的形态并非几何图案,也非五行八卦的某一种,反而有些……

仿生学?反正跟七星瓢虫有diǎn像。

孟帅心中暗自吐槽,那女子已经坐下,笑着向他招手道:“小贼,过来,跟姐姐从实招来。我一时心软,説不定就饶了你。”

孟帅当然不会过去,只道:“我可不是小贼。”后面还有一句腹诽,“你也不是姐姐,你是阿姨。”

当然后面这句话打死不能説,否则这女人可能会真的变身“七星瓢虫人”,跟他来个不死不休。

那女子笑吟吟道:“不是小贼,不告而入不是贼么?你是个闯空门的小偷。还是你们行里有别的话,三只手?老荣?”

孟帅道:“我也不是不告而入,我是大大方方进来的。是……苏醒邀请我进来的。”

那女子笑得花枝乱颤,道:“小贼,你好啊,瞎话张口就来。还苏醒请你,笑死人啊。”

孟帅摊手道:“你不信可以去问苏醒。”

那女子笑道:“我不必问他,就知道你在説谎。”

孟帅嗤之以鼻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那女子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——我是她师父啊。”

孟帅真吃了一惊,道:“他……是你门下?你是谁?是哪位前辈?”

那女子笑道:“好小贼,我不来盘问你,你反而来盘问我。这样吧,咱们做个游戏,要是你赢,姐姐就告诉你我的名字。你若输了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吐出真情来吧。”

孟帅笑道:“早説么,不就是讲打么,来呗。”

那女子眼波一转,道:“公平交手,倒是我欺负你。这样,我不碰直接碰你,你接住我三招,就算我输。”当下袖子一挥,已经向孟帅抓来。

地板轻轻一动,小天真已经落地,几乎没出声音。

她环顾四周,叉着腰笑道:“什么嘛,一个人都没有。”

房间里,果真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卧室常见的摆设。

她老实不客气的如外间一般,敲了敲每一处地板,查看了每一寸屋dǐng,柜子翻过一遍,又翻来覆去的检查那张床。床单被褥掀起来,她趴在床板上,一边用耳朵贴着听声音,一边一寸寸的敲着。

等到把每一寸床板敲过一遍,她满意的跳起来,又提起枕头,抱起被褥,不住的抖动,检查里面有没有夹层。

等到检查再三,确实没有夹带,小天真才满意的坐在床上,笑道:“什么嘛,果然没问题。我就説嘛,这小子虽然有问题,但也不是那一伙的啊。”

当下放下被子,她也不走窗户,直接推开房门。

房门一开,小天真惊呼一声,连着倒退了三步。

就见一人站在门口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道:“你可真行,糟蹋过人家的房间,连被子都不叠就想走,你还有没有当奸细的觉悟?”

鹰潭治疗早泄方法
哈尔滨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濮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鹰潭治疗早泄费用
哈尔滨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分享到: